罗定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雪夜追马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9:25 编辑:笔名

公元二〇〇七年,农历岁在丁亥年的冬季,过去了三分之二还不见下雪,网络上喜欢雪的美眉帅哥们,时有盼望下雪的文章敲打出来。终于天遂人愿,那雪啊还没听说要下呢,于腊月初三夜晚就开始下起来,下到今天已经是腊月十二了,不仅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据本市晚报头版消息说,还要下五天!

物价暴涨的岁月到了腊月年关,那肉食和蔬菜的价钱更加离谱地疯长,交通已经成了明显的大问题,想回家过年的各色人等,乘车恐怕也成了大难题,连市民上街办年货也很不方便了,看你还盼不盼雪?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看今年这雪却不是兆丰年的来头,已经成了灾害之祸源,让人由盼而转化成怨了。

我对雪没有特别的好恶,不过,对雪不分好坏 良莠不辨赤黑蓝紫一律都想给予掩盖掩饰的本性很想贬斥;对雪使富人的穿戴更显华贵让贫者更加饥寒很想批驳;还有则是四十年前的一个雪夜造成对我这个家庭独根苗年轻的生命走险耿耿于怀,甚至是刻骨铭心……

四十年前,也即一九六七年的冬天。当年,汽车进山还是很稀罕的东西,全县的粮食调运主要是靠粮食局自己组建的五辆大车的马车队。名义上是马车队,实际上只有一辆马车,其余四部是牛车。因为骡马价钱很高,一匹骡子一匹马都得一万多元钱,那时候的一万可能相当于现在的十万元呢。牛,很便宜,千把元钱一头。粮食局图便宜,马车队不发展马,只发展牛。车队的根据地也不在县城粮食局,是扎根在县西部边陲上的得胜粮管所。当年十五岁的我在县那个牛马混合车队当临时饲养员。

可别小看这个牛马混合车队,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竹山县领导人发扬风格,大力支援河南等老受灾地区,让竹山人民自己勒紧肚皮,把竹山的稻谷、大麦、包谷朝陕西白河县将军河码头转运站集中外调,到六十年代中期,河南等地也支援粮食歉收的竹山人民,奉还豌豆和红薯干,从白河朝竹山城集中,都指靠的是这个车队,不分阴晴雨雪,不分日夜,在竹山至白河四五百里的路段上往返奔走。竹山县城,居民吃了好几年的红薯干煮豌豆面糊糊,都是我们这个车队送来的呢。

话转主题,那个腊月的那一天,界岭上的雪下得很大,积雪比今年下了这么久存积的还厚,寒风寒流让雪花交结于电话线上,绿豆丝粗细的电话线,都变成海碗粗细的冰凌管道样,悬挂于山峦,贯通于涧谷。这样的电话线,听不到往日山风悠扯的呼哨声,担心的是哪一截断折了准会砸伤人的。

那个夜晚实在不能赶路了,五辆大车只好在界岭山顶,那户柯姓人家门前马路上歇下来。掌鞭车把式摊开背包,在柯家廊檐下就寝,我等饲养人等只能守候在路畔牛马牲口一起,把草料包撂进雪窝蜷缩着,监护着牛马的吃喝与动静。

牛们是很憨厚,很老诚很安分的,负重奔走了一整天,为了活命,吃了冰凌碴拌和的草料,就咕咚撂倒身子躺雪堆里去了。任是再寒再冷,慢吞吞回嚼着囫囵吞下的东西。可那吃喝睡习性都是站立的那两匹公骡子与一头叫驴,却耐不住歇套后的轻松与旷野中传来狐悲啼狼哀号的烦躁,居然都想去与那唯一的一匹红毛白毛参半的母马套近乎。

先是那三个粗大的鼻孔都去凑拢母马的鼻孔,表示亲昵,进而打着响鼻挪身马屁股后面,争相进一步亲热,要干好事。那三个同来,撩拨得母马发毛转盛怒,撂起后腿踢蹬,把那三个也惹得不友好,相互啃咬起来。于是,那母马率先拔起了钉在地下尺把深的拴它们的铁錊,冲下界岭,向根据地得胜粮管所方向疾驰。那三个见状,也奋不顾身,拔地而起,争先恐后追赶它们的运粮同事。

夜半骡马们开始亲昵时候就引起了我的警惕,生怕它们给我制造麻烦。还不待我采取措施,眼下这局面就很难收拾。一匹牲口上万元啊,在那冰凌如镜子光滑的山路上夜奔,跌倒了,摔坏了,我怎么赔偿得起啊?影响了全县粮食调运,更是人命关天的大责任啊!

我顾不得多想,也没有任何犹疑,更顾不上穿衣裤,就一件汗衫一条短裤,弹簧般跳起,连鞋子也没有顾上穿,打着赤脚开始追马。只有先追上了母马,才可以保证那三个骡、驴的安全。

我是两条腿的大小孩啊,怎么能够追上四条腿的马呢?起初,我顺着公路追,孤山野洼不害怕豺狼虎豹,就怕马有闪失赔偿不起啊!赤脚跑冰凌路,一滑一个坐兜,两滑一个仆爬,可怎么也追不上那恋老家的马。

后来也叫急中生智,就改道从穿插公路其间的小路追,石渣硌脚,荆棘划手脸,都是顾不上那疼痛的。心中就一个念头,赶紧追上马,赶紧追上马啊。

最后,总算在马车住宿处的十几里路外的猪嘴岩壁下风洞子前,拦住马头马。那马还念及我喂养了它的,歇了步子。于是,我的双手嵌入马头脸的皮龙套,死拽着马要返回山顶。那三头骡、驴见马打转,自然也就跟随着打转。

雪,越下越大,路上的冰凌越结越厚实,越来越光滑,我整个人也冻成了肉冰棍,身冷脚疼还是无知觉。却欣喜终于追上了马,欣喜心脏还有知觉,还知道在月光返照的冰凌镜子上顾影自怜,叹息命运不济的我:不是父亲有说不清楚的历史问题入了冤狱,相依为命的母亲不是母子生计所迫日子不好过,怎么忍心十五岁的独根苗儿子经受这样的苦楚,我怎么会有刻骨铭心雪夜追马的历险?

二〇〇七年腊月的雪啊,还在纷纷扬扬继续下着。照样不痛惜不怜悯生计所迫的人,仍然向着灯红酒绿的暖楼起舞欢歌,打着别致的节拍……

共 20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作者于雪灾之下,回想起自己年少时,雪夜追赶骡马的故事,写出了雪灾的危害,写出了当时艰难的境况,写出了作者追赶骡马时的不易。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5-17 10:17:27 您好,请注意投稿时选择栏目,请注意标点符号的正确使用,请注意适当断句。谢谢支持,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5-17 15:27:50 谢谢审阅编辑指正。

西安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大庆治疗龟头炎医院
辽源治疗盆腔炎费用
西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大庆治疗男科方法